当前位置:首页 > 评点才子 > 正文内容

《东写西读掏话叨》十五:树才

侍仙金童7个月前 (11-19)评点才子113

tmjs.jpg

点击下载电子版

《东写西读掏话叨》计划:粗略分析名人诗论出现的著名诗人,选顶尖好诗人,显名大诗小者。

树才1965~),原名陈树才,浙江奉化人。诗人,翻译家。文学博士。中国诗歌学会理事。著有作品:诗集《单独者》《树才诗选》《节奏练习》《心动》《灵魂的两面》等;译诗集:《勒韦尔迪诗选》《夏尔诗选》《博纳富瓦诗选》(与郭宏安合译)、《希腊诗选》(与马高明合译)、《法国九人诗选》等。

现就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

 

 

▍哭不够啊,命运

 

 

哭不够啊,命运!

泪水也能喂养大孩子?!

(某日早晨惊醒后)


 

 

▍爱是什么

 

 

多少人在这个问题面前

困难得说不出话来

我只偶然听见过

一次确凿的回答

那是一个孩子仰着脸

在公交车里告诉妈妈的—

“爱是妈妈!”


这孩子也就三四岁大

周围的人都听见了

我当时惊得说不出话来

我记得那一天

整整一天

我都没怎么说话

我不想说话

 

 

 

 


读树才《爱是什么》

作者:侍仙金童

 

母亲的题材总是容易引起共鸣

树才虽然也在妈妈身上寻找爱

也是通过儿童最纯真的心语

但是场景过于普通简化

诗人并没有抓准最让他震颤的点

让人觉得似乎任何孩子一这样说

他就会重复这会引发沉思的感动

这个点没抓准再怎样修饰渲染

都很难将沉思传递给读者

而读者即使被感动

也多半是联想到了自己的妈妈

另外整首诗过于直白缺乏诗性美

如果我评价

就是比日记要略高级的文章

但在纪实记事上逊于日记

毕竟该文能引起的细节回忆

仅仅属于作者本人

所以这首诗还处于低层次的水平

但是比那些故作高深的诗要朴素

总之这类诗不应该太往高了硬吹

作者自己也要有清醒的认识

不要任由别人吹

最后吹的人没爆自己被吹爆了

有些诗人和他作品水平一样

无法识别吹捧抬爱的真假

所以最终就死在捧杀的高台上

也让我联想到小时候

见过邻家男孩在小河沟捉来青蛙

然后用草管插进青蛙肚子

活生生将青蛙肚子给吹大撑死

我想很多诗小名大的诗人

被人吹了几十年

按理说肚子也该被吹大了

按理说撑死的日子也该到了

 

2023-11-19

 

(粗读的第一印象,期待随着阅读量增加观点会转变,真实记录每一次阅读后的直觉,如有冒犯敬请谅解。)





以下是AI对这首诗的一些可能的批判观点:

 

从内容丰富度来看,整首诗围绕孩子的一句“爱是妈妈”展开,显得略微单薄,可能缺乏更深入的挖掘和拓展,给人一种意犹未尽之感。

在表现手法上,相对比较单一,主要通过叙述这一事件来传达情感,可能在艺术技巧上不够丰富多样,缺乏一些能让人眼前一亮的新颖元素。

从诗歌的深度和内涵来说,虽然孩子的回答很纯真动人,但诗歌整体在对“爱是什么”这个宏大主题的探讨上,似乎只是点到为止,没有进行更具启发性和思考性的深入剖析。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每首诗都有其独特的价值和意义,以上批判只是基于一种可能的视角,诗歌的价值也往往是多元的,不同的人可能会有不同的理解和感受。

 

 

 

以下是AI逐句的批判分析:

 

“多少人在这个问题面前,困难得说不出话来”:表述较为直白简单,缺乏独特的语言魅力和深度。

“我只偶然听见过,一次确凿的回答”:稍显平淡,在语言的雕琢和意境营造上不够突出。

“那是一个孩子仰着脸,在公交车里告诉妈妈的—‘爱是妈妈!’”:这一句虽然体现了孩子的纯真,但在表达上缺乏足够的感染力,显得有些普通。

“这孩子也就三四岁大,周围的人都听见了”:这部分只是在陈述事实,没有给读者带来特别的感触或思考。

“我当时惊得说不出话来”:这里的情感表达比较直接,缺乏更细腻的层次。

“我记得那一天,整整一天,我都没怎么说话,我不想说话”:最后这几句在传达自身感受上有些简单化,没有充分挖掘出更深刻复杂的内心体验,给人一种浅尝辄止的感觉。

当然,这种批判只是相对而言,每首诗都有其自身特点和存在价值,每个人对诗歌的理解和感受也会不同。

 

 

 

AI:这段文字对树才的《爱是什么》进行了较为犀利的批判。

 

作者认为这首诗在选材上虽然常见但没有精准抓住最能触动人心的点,导致难以将沉思有效传递给读者,读者的感动更多源于自身对妈妈的联想。还指出整首诗过于直白,缺乏诗性美,认为其水平较低,比日记略好但在纪实记事上又有不足。同时提醒作者要有清醒认识,不要被过度吹捧所迷惑,还通过比喻警示一些被过度吹捧的诗人可能面临的后果。最后通过回忆邻家男孩对青蛙的行为来进一步强调过度吹捧的危害。整体表达直接且观点鲜明,当然这种评价也带有一定的主观性。你对这段批判有什么特别的看法呢?



 

 

▍这枯瘦肉身

 

 

我该拿这枯瘦肉身

怎么办呢?


答案或决定权

似乎都不在我手中。

手心空寂,如这秋风

一吹,掌纹能不颤动?

太阳出来一晒,

落叶们都服服帖帖。

牵挂这尘世,只欠

一位母亲的温暖—

比火焰低调,比爱绵长,

挽留着这枯瘦肉身。

任你逃到哪里,房屋

仍把你囚于四墙。

只好看天,漫不经心,

天色可由不得你。

走着出家的路,

走着回家的路……

我该拿什么来比喻

我与这枯瘦肉身的关系呢?

一滴水?不。一片叶?

不。一朵云?也不!

也许只是一堆干柴,

落日未必能点燃它,

但一个温暖的眼神,

没准就让它们烧起来,

烧成灰,烧成尘,

沿着树梢,飞天上去……

 

 

 

 

▍秘密

 

 

还不能告诉她

还没到时候

 

一说,就没了

一听,就碎了

 

还不能告诉她

也许她已经知道了

 

那也不能告诉她

否则,她就不信了

 

秘密露脸的时候

就当什么也没发生

 

背着希望这个包袱

她被岁月拽着跑

 

还不能告诉她

其实秘密就在那里

 

天就是一天一天

空无非空了又空

 

一条命是易碎的

一次心静是短暂的

 

秘密不会放过谁

像活人总得面对死

 

秘密总是藏起来

像瞳孔躲进眼眶


 

 

▎风起兮

 

 

风起兮

风从什么地方来

北方?西北方?

 

风起兮

一身瘦骨已被吹透

比如篱笆,比如墙?

 

风起兮

大街上脚步杂乱

总得有温暖,有家

风起兮

一年被又一年推开

门背后,是谁?

风起兮

热闹总是节日,商场

树叶也瑟瑟响


风起兮

心事随槐树叶落空

怎么想就做什么

 

风起兮

风自由,呼呼呼

心智也是心智的牢房

风起兮

呼呼呼,掀翻天

落下来,成土地

 

风起兮

风起于无风

土地等着结果

风起兮

这句话像老烟枪

刹那,风绕过了城墙

风起兮

颤抖着,出租车

在路上,冻得,直晃


风起兮

黄山白雾十天

离开,风被风吹散

 

风起兮

想说又不想说

下江南,下江南

 

 

 

 

九月九

 

 

你想唱歌——

那就唱吧

不管在哪儿唱

心都听得见

 

不管你唱什么

心都听得懂

 

唱出欢喜来

唱出恐惧来


诗神爱听的——

女神也爱听

 

唱出爱来

唱出恨来

爱来自心

恨又来自爱

想唱就唱吧

想哭就哭

唱的是心

哭的也是心

你的嗓子哑了

那你得歇一歇

你坐下来

梦也坐下来

秋风一吹

幻觉就好了

老天心疼你——

哪儿也不去

 

 

 

 

▎流水

 

 

流水一生,

何其艰辛。

 

遇到凹处,

就躲起来。

 

日日枯瘦,

直到干涸。

 

绝望总是

连着心碎。

 

 


▎在阿尔

 

 

钟声,不知怎么就传进我

耳穴,把我早晨的心唤醒。

来不及睁开眼睛,我聚精会神

听。我的身体也缓缓地醒来—

梦领着它又参观了什么地方?

我动了动脚趾,它们说不记得。

现在钟声更响了,我居住的

小阁楼,仿佛也嗡嗡作响。

那是我的脑袋在回应吗?

古老的横梁,裂缝也像耳朵。

我想,整个古城都听见了!

包括公园里梵高的半身石像。

天色,阳光,混响的钟声,

让星期六只好懒洋洋。

想象一下,教堂的钟声,

几千年来谁还需要翻译?

传进耳穴,心已听见。

 

 

 

 

▎我和我

 

 

我不是只有一个吗

我是我的我

不会是你的我

不可能是你的我

但你确实也有一个我

那是你的我

当我们说话时

我是我的我

你是你的我

我几乎是我

我好像是我

我仿佛是我

我恍惚是我

我差不多是我

但我仍然不是我

否则就不会我想哭

另一个我却哭不出来

而我不想笑

另一个我却哈哈大笑

我赶紧去捂他的嘴

捂住的却是我的嘴

 

我在这儿

另一个我却在那儿

一个在街这边

一个在街那边

喂往这边来我在这儿

那个我于是向我走来

我认得出我来吗

有一次我稍一犹豫

那个我就从我身边过去了

还回过头狠狠瞪了我一眼

 

我啊我呀我呢我嘛

我天天以我的名义做事

起床刷牙吃饭工作睡觉

我嘛我呢我呀我啊

我该拿自己怎么办呢

我这是问我

我却回答不了我

就像我在做梦

我做的是我的梦

这个我明明躺在床上

那个我却在梦里奔跑

在梦里我比我自由

就像我说话时

另一个我默不作声

甚至看着我祸从口出

 

没准还有第三个我

他没有名字没有形貌

但他跟着我看着我

有点像太阳又有点像月亮

 

 

 

 

只有风知道风往哪个方向吹

 

 

只有风知道

风往哪个方向吹

只有风知道

你我她都不知道

我们怎么可能知道呢

我们只有听只有听

听着听着眼泪就滚出来

就像青杨树最后撒了手

树叶们纷纷落下来

在生命中这是第几个秋天

我已经不去数它

数它有什么用呢

在早晨这是我第几次用心听

呼呼呼的风仿佛在撕

天空这块虚有其形的布

我已经不去数它

数它有什么用呢

我整个心都被风卷着

风就这样从心尖儿上

把眼泪吹落下来

在风的漩涡中央

一定有一颗更寂静的苦心

风会管自己往哪个方向吹吗

风只是飞飞飞

虚空的天被它当作海螺吹

风只是飞飞飞

它要知道方向干什么呢

什么方向都是它的

它无所谓地吹向东南西北

它无所谓东南西北

整个天空都是它的

它当然撕不碎天空这块布

风声是它把自己撕碎的声音

 

转自网络: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3MTQyODgwMg==&mid=2650713824&idx=1&sn=5856a8bc9bd7ce01534ef53d6607f9dc&chksm=8727b14db050385b54dbee6c0fb58daf66e9f4db261bb9b010f70e0c907b9f8a1a9a70669076&scene=27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诗人救护车发布,转载内容来自网络有链接的会添加,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原出处,本站含电子诗集内容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会立即删除,致敬诗人!


本站免费提供电子诗集制作服务:提供100首诗歌作品,每首不超过28行,符合法规的诗歌作品,为歌颂党领导新时代的作品提供免费出纸版样书服务。简介、照片、作品发邮箱:jinyj@sian.com

本文链接:http://www.xn--gmq689by2bb35dizd.cn/post/1340.html

分享给朋友:

“《东写西读掏话叨》十五:树才” 的相关文章

以诗解诗南人作品二十首

以诗解诗南人作品二十首

点击下载每次读到南人诗歌,总感觉写诗斗诗的活力被激发出来,本次尝试跟写二十首完成。这也是一种有别于同题诗可行的创作方式,更重要的这也是读诗学习容易达到钻研互通目的的好方法。《旅英组诗》@ 南人  (一)街景(以下粗体作者为南人) 这里没有高层建筑它们会挡住其他人的阳光&...

诗解李庭武12首顶尖好诗

诗解李庭武12首顶尖好诗

李庭武,1969 年生于安徽广德。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写诗,诗歌见于《诗刊》《星星》《作品》《诗歌月刊》《江南诗》等。入选《中国顶尖好诗》理由:李庭武朗诵会一首《入味》打动了我,造像有术,传情有道。自言有数万首习作,铁杵磨成针,这首《入味》可算是针尖尖了。诗真正的妙处,是羚羊挂角无迹可寻,只能妙悟的...

诗解王欣然12首顶尖好诗

诗解王欣然12首顶尖好诗

作者简介:    王欣然,河南西峡人, 2012年10月出生,小学六年级学生。欣然是一个爱读书的小姑娘,8岁时有六百多首古诗词背诵量,小学跳过两次级。逻辑思维强,是侦探书和谍战剧的发烧友,喜欢数学、手工制作。写诗歌、散文、游记、故事,表达真情实感,不需按套路作文,作品发...

诗解图雅12首顶尖好诗

诗解图雅12首顶尖好诗

图雅,生于1964年,居天津。诗人。绘画、摄影、音乐爱好者。国际跨界诗人沙龙创立者。《新世纪诗典》第四届评论奖获得者,第十届文化奖获得者,第十一届金诗奖获得者。《新世纪诗典》(2011—2021)新世纪中文诗歌百大诗星、十大60后诗人、中国十大女诗人之一。2017年在韩国获得亚洲诗人奖。2020年获...

参悟解《​文心雕龙·原道第一》1

参悟解《​文心雕龙·原道第一》1

下载:《中国超技巧写作流派诗展》文心雕龙·原道第一 南北朝刘勰创作的文言文 《原道第一》是《文心雕龙》的首篇,通过“文”、“自然之道”和“圣”三者之间的关系,阐述“人文”的起源及其发展。原文:文之为德也大矣,与天地并生者,何哉?夫玄黄色杂,方圆体分;日月叠璧(1),以垂丽天之象;...

参悟解《​文心雕龙·原道第一》2

参悟解《​文心雕龙·原道第一》2

下载:《中国超技巧写作流派诗展》文心雕龙·原道第一 南北朝刘勰创作的文言文 《原道第一》是《文心雕龙》的首篇,通过“文”、“自然之道”和“圣”三者之间的关系,阐述“人文”的起源及其发展。原文:人文之元,肇自太极,幽赞神明,易象惟先。庖牺(9)画其始,仲尼翼其终。而《乾》《坤》两位...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